售价百万 朱啸虎、周杰伦都在买 无聊猿NFT凭何吸引大佬们?

admin binance下载app 2022-05-11 20 次浏览 没有评论

如果有人让你花几十万美元买一个“卡通图片”,你一定会觉得他是个骗子。

但在NFT市场中,这样的交易几乎每天都在发生。在这个基于区块链的数字世界里,价值的决定性因素不在NFT本身,而由参与者的共识决定。

目前风靡全球的“无聊猿(BAYC )”NFT,无疑是其中的典型代表。自去年4月诞生以来,无聊猿NFT就受到众多国内外大咖追捧,库里、奥尼尔、贾斯汀·比伯、周杰伦等巨星纷纷买入。

截止5月6日,“无聊猿”系列NFT的地板价(市场最低价格)已经从0.08 ETH涨到了147 ETH(约42万美元),短短一年多时间内价格翻了1837倍。

而现在,这股来势汹汹的“猿宇宙”之风,也刮到了中国企业和投资人身上。

在“五一”前后,朱啸虎、蔡文胜、林嘉鹏等投资人以及上市公司绿地集团、倍轻松、李宁等企业都纷纷宣布购买了无聊猿NFT。

中国企业和投资人的进场,究竟是跟风炒作还是看到了“无聊猿”NFT背后潜在价值?大佬们会不会也被收了“智商税”?

欧科云链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蒋照生对凤凰网《风暴眼》表示:“确实有跟风的可能性,但更多的可能看好这个赛道。因为他们已经在投资领域做了这么多年了,有清晰的自我认知和判断,不会做一些盲目跟风的事情。”

实际上,“无聊猿”受到追捧的背后,是NFT在全球范围内的持续火热。最新统计显示,2021年全球NFT销售额已经超过170亿美元,而2020年只有8200万美元,增长了约210倍。

而在对NFT的探索上,国内的企业也不甘落后。凤凰网《风暴眼》了解到,目前阿里、腾讯、京东、哔哩哔哩等互联网公司以及一些中小企业,都已经推出了和NFT类似的各种数字藏品、数字艺术品。

需要注意的是,目前国内的NFT以及数字藏品市场依然鱼龙混杂。在丰富数字经济模式、促进文创产业发展的同时,也存在炒作、洗钱、非法金融活动等风险隐患。

售价百万 朱啸虎、周杰伦都在买 无聊猿NFT凭何吸引大佬们?

交易界面的“无聊猿”NFT(图片来源:OpenSea)

01、被“一只猴子”FOMO企业和大佬们

继史蒂芬·库里、贾斯汀·比伯等国际巨星之后,中国的企业和投资人也正在被“一只猴子”FOMO(FOMO 是区块链行业术语,指一种害怕错过的心理)。

5月1日,美图公司创始人蔡文胜在朋友圈发文称:“被FOMO了,忍不住买了BAYC#8848(即无聊猿NFT),为这个Otherdeed#8848土地。”

售价百万 朱啸虎、周杰伦都在买 无聊猿NFT凭何吸引大佬们?

在蔡文胜买入的前一天,知名投资人朱啸虎也花了50万美元买了一枚无聊猿NFT。

4月30日,据 OpenSea数据显示,一个名为“allenzhu.eth”的地址以 170 ETH的价格(约合50万美元)买入了“BAYC # 9279 ”序号无聊猿,而金沙江创投管理合伙人朱啸虎的英文名正是 Allen Zhu。有消息称,朱啸虎的最新微信头像也已更新为“BAYC#9279”头像。

售价百万 朱啸虎、周杰伦都在买 无聊猿NFT凭何吸引大佬们?

疑似朱啸虎的交易记录(图片来源:OpenSea)

5月2日,LinkVC 创始人林嘉鹏和同舟资本创始合伙人张了了也以 130 ETH (约合40万美元)和 133 ETH 分别购入无聊猿BAYC #4051 和 BAYC #1581系列NFT。

除了投资人外,李宁、绿地、倍轻松等上市公司也加入到了购买“无聊猿”NFT的热潮中。

4 月 30 日,智能按摩器品牌“倍轻松”以 179 ETH 购入 BAYC 无聊猿 #1365,官方表示:1365 编号对于倍轻松有着特殊的含义,期待大家 1 年 365 天能天天早睡。

售价百万 朱啸虎、周杰伦都在买 无聊猿NFT凭何吸引大佬们?

4月29日,绿地集团官方公众号宣布已购入无聊猿BAYC #8302,并基于此推出象征绿地集团数字化战略的NFT形象无聊猿BAYC #8302。

据介绍,8302数字寓意为:8谐音“把”,30代表绿地集团成立30周年,2意指以此作为绿地二次创业的起点。

绿地集团表示,未来将构建绿地G-World,通过VR与AR技术,打通虚拟与现实,实现线上线下场景互通。

售价百万 朱啸虎、周杰伦都在买 无聊猿NFT凭何吸引大佬们?

李宁集团则在更早之前就已经和“无聊猿”进行合作并发售相关产品。4月21日,中国李宁宣布与无聊猿游艇俱乐部(Bored Ape Yacht Club)旗下编号#4102的非同质化代币(NFT)达成合作,发售“中国李宁无聊猿潮流运动俱乐部”系列产品。

售价百万 朱啸虎、周杰伦都在买 无聊猿NFT凭何吸引大佬们?

如果说明星和投资人们购买无聊猿NFT是好奇、是收藏、是个人行为的话,有严格财务审计的上市公司为何也要花费数百万元购入无聊猿NFT呢?

女娲NVWA数字藏品电商平台执行副总裁周新健对凤凰网《风暴眼》表示:“这是传统企业积极拥抱新技术、新事物的体现。对于传统企业和投资人而言,要想了解NFT、元宇宙这些新概念,最好的方式就是参与一下。”

蒋照生认为,李宁、绿地这些传统企业购入无聊猿NFT,并非一时兴起,实际上这能给它们带来很多好处。“首先可以通过NFT、元宇宙这些年轻人比较关注的科技潮流在年轻人中出圈营销。“

“其次,可以利用无聊猿NFT的IP进行商业开发。因为只要你买了这个NFT,你可以用这个NFT做一系列的周边和商业化运作,并且所有权和商业运作权都是归你的,没有时间限制。这和以前的传统的IP合作方式是有存在很大一个差别的。”蒋照生对凤凰网《风暴眼》说到。

凤凰网《风暴眼》了解到,4月28日,无聊猿#4102巨型像素化雕塑空降李宁北京三里屯店,以代理主理人的身份参与三里屯店以“无聊不无聊”为主题的快闪活动。同时,李宁还推出了一系列“无聊猿”图案的服装。

售价百万 朱啸虎、周杰伦都在买 无聊猿NFT凭何吸引大佬们?

李宁三里屯快闪店(图片来源:推特)

此外,蒋照生还指出,也不排除李宁、绿地、倍轻松等这些企业是在提前布局元宇宙的可能性。因为在他们买入无聊猿NFT的前后,“无聊猿”背后的公司还推出了元宇宙游戏Otherdeed for Otherside(猴子地)。

凤凰网《风暴眼》了解到,今年以来,绿地集团执行总裁、绿地金创董事长、总裁、绿地数科董事长耿靖曾多次提及元宇宙。

3月1日,绿地金创发文称,值此绿地集团成立30周年之际,绿地金创作为绿地数字化转型的重要载体,将全力打造虚实共生的绿地元宇宙G-WORLD,并隆重推出30周年庆系列数字藏品!

实际上,在企业和投资人入场之前,娱乐圈的一些明星和歌手们,则在更早之前就已经成为“无聊猿”NFT或者其他NFT的玩家。

据媒体报道,周杰伦曾拥有一枚价值约50万美元的“无聊猿”NFT,不过后来被盗。除了“无聊猿”外,周杰伦还拥有Phanta Bear(幻影熊)NFT。

年12月31日,周杰伦与昆凌夫妇分别在社交平台中晒出了Phanta Bear(幻影熊)的NFT形象,周杰伦在图片下的配文中表示这是“哥收到的第一个特别礼物”。

而据一些媒体报道,“幻影熊”NFT发行方收益主体背后的母公司创始人正是周杰伦的好朋友,当下正火的“健身教练”刘畊宏。

售价百万 朱啸虎、周杰伦都在买 无聊猿NFT凭何吸引大佬们?

周杰伦NFT项目在OpenSea平台上的售卖页面

林俊杰也曾购入“无聊猿”NFT并将其作为社交账号的头像。除了购买NFT头像外,林俊杰还在社交网站公开宣布,其在Decentraland上买了三块虚拟土地,花费了大约12.3万美元,约合人民币78.35万元。

而在国外,“无聊猿”NFT更是自诞生之日起就备受球星和歌星们的追捧。据凤凰网《风暴眼》不完全统计,截至目前已经有包括NBA球星斯蒂芬·库里、知名流行音乐歌星贾斯汀·比伯以及亿万富翁马克·库班等在内的至少28位名人购买了“无聊猿”NFT。

售价百万 朱啸虎、周杰伦都在买 无聊猿NFT凭何吸引大佬们?

(图片来源:BOARDROOM)

02、价格一年翻1800倍,“无聊猿”是何来头

那么,“无聊猿”NFT究竟是何来头呢?为何会受到这么多明星和大佬们的追捧?

凤凰网《风暴眼》了解到,BAYC(Bored Ape Yacht Club)即“无聊猿游艇俱乐部”是美国一家Web3初创企业 Yuga Labs 在2021年4月推出的NFT项目。

BAYC生态包括一万个独特风格的无聊猿NFT头像,每个猿猴的着装、造型都不尽相同。无聊猿NFT可以作为游艇俱乐部的会员资格,同时也可以获得会员专用的福利。

初推出时,“无聊猿”NFT的单个售价仅为0.08以太币(ETH),当时价值约190美元。所有1万个NFT在一周内被售出,使得后来者不得不在OpenSea等NFT平台上购买无聊猿。

后来随着Justin Bieber、Eminem、Paris Hilton、Snoop Dogg和Post Malone等大名鼎鼎的名人晒出他们自己的无聊猿头像,无聊猿系列NFT的价格飙升。

据 NFTGo.io 数据显示,4月27日,无聊猿NFT地板价(即市场最低价)则触及147 ETH(约合42万美元),创历史新高。和刚上线时0.08 ETH的售价相比,短短一年的时间,价格翻了1837倍。

不过,在热度过去后,“无聊猿”NFT的价格已经回落不少。截止5月9日,“无聊猿”NFT地板价为 89.7 ETH(约合28.7万美元),和高点相比已经下跌了约38.77%。

售价百万 朱啸虎、周杰伦都在买 无聊猿NFT凭何吸引大佬们?

除了NFT外,BAYC母公司 Yuga Labs还推出了相关的数字代币和元宇宙游戏。

蔡文胜朋友圈提到的Otherdeed for Otherside(猴子地),就是由Yuga Labs 和 NFT 游戏发行商 Animoca Brands 合作开发的一个汇总了各种 NFT 项目的元宇宙游戏世界。

4 月 30 日,Yuga Labs 公司宣布将推出专为该游戏设计的全新 NFT——“Otherdeed”,该 NFT 将作为元宇宙游戏 Otherside 中某种虚拟土地的凭证。Otherdeeds 会出售给公众,也将提供给现有的“无聊猿”BAYC 和“变异猿”MAYC 所有者。

根据“Otherdeed”发售规则,朱啸虎、蔡文胜以及李宁、绿地等近期购买BAYC的企业,也可获得元宇宙中的Otherside(猴子地)。因此,也有人认为他们购入无聊猿NFT也是在为布局元宇宙做准备。

与此同时,无聊猿NFT的交易额也不断创下新高。最新数据显示,截止5月4日,“无聊猿”NFT的交易总额已突破20亿美元,创下历史新高,成为第三个交易额超过20亿美元的NFT系列。

而历史交易数据显示,BAYC交易总额在1月4日突破10亿美元,3月18日突破15亿美元,这意味着该NFT系列在四个月时间内交易额已经翻倍。

“无聊猿”NFT的成功,也使得其母公司Yuga Labs受到投资机构的青睐。3月23日,Yuga Labs 以 40 亿美元估值完成 4.5 亿美元融资,由A16z领投,Animoca Brands、LionTree、Sound Ventures、Thrive Capital、FTX、 MoonPay 等机构参投。

很难想象,现在估值40亿美元的Yuga Labs,一年前还是只是一家仅有4名创始员工,几乎没什么人关注的默默无闻的小公司。

Yuga Labs的两位创始人曾分别匿名身份接受了《滚石》和《纽约客》等媒体的采访,讨论了 BAYC 的起源故事。在采访中,他们谈到自己都是 30 多岁,在佛罗里达长大时相识,都有文学抱负。

他们都对加密行业感兴趣,并希望创建某种 NFT 系列。后来,他们提出了生活在沼泽会所中的富人猿的概念,聘请了一名自由插画师来绘制无聊猿的形象,并与两名工程师合作作为联合创始人来执行该 NFT 系列的运营。

03、动辄百万一枚,NFT是“智商税”吗

“无聊猿”NFT受到追捧的背后,是整个NFT行业的持续火热。

Nonfungible网站与市场咨询公司L’Atelier发布报告称,2021年NFT销售额达到176亿美元,2020年只有8200万美元,增长了约210倍。

统计数据显示,2021年属于NFT用户(持有或者交易NFT的人)的加密货币钱包数量已经超过250万个,一年之前只有8.9万个。买家数量从7.5万增加到230万。

NFT英文全称为Non-Fungible Token,翻译成中文就是“非同质化代币”,具有不可分割、不可替代、独一无二等特点。

NFT的概念并非什么新鲜事物,但是让它真正爆火还是得益于疫情以来以大型艺术拍卖行和有影响力的艺术家的参与。

2021年3月12日,80后网络艺术家 Beeple的作品“每一天:头五千天”,被著名艺术品拍卖行佳士得做成 NFT , 拍出了六千九百三十万美元的天价 。

去年4月16日,棱镜门主角爱德华·斯诺登,把覆盖有自己画像的法院判决书做成 NFT, 在网上拍出了五百四十万美元的天价,并把拍卖所得捐赠给 FPF 基金会。

去年8月,一个“像素头像”NFT,更是卖出了将近一亿美元的天价。The Block报道,一枚正在拍卖的NFT作品,“CryptoPunk 3100”挂出报价35000 枚ETH,约合9050万美元。

售价百万 朱啸虎、周杰伦都在买 无聊猿NFT凭何吸引大佬们?

被拍卖的天价CryptoPunk 3100 (图源:Larva Labs)

在一些行业人士看来,“万物皆可NFT”。NF的意义在于让那些生活中随处可见的事物被赋予了“独特性”,进而产生“艺术性”与“交易价值”。

其中一个典型的例子是,今年1月,一位来自印度尼西亚的男子,将其17至21岁期间每天在电脑前的自拍照片做成“Ghozali Everyday”系列NFT出售,结果竟然卖了63万美元。

售价百万 朱啸虎、周杰伦都在买 无聊猿NFT凭何吸引大佬们?

Ghozali Everyday系列 (图片来源:OpenSea)

这种让普通人发出“我看不懂,但我大受震撼”的买卖,自去年以来屡屡上演。而对于这些天价NFT作品,不少人认为是“智商税”。

还有不少人对NFT所谓的“不可替代性”也产生质疑。5月4日,特斯拉CEO马斯克短暂将他的Twitter头像换为BAYC系列NFT(无聊猿),这张头像包含了107张“无聊猿”图案。

售价百万 朱啸虎、周杰伦都在买 无聊猿NFT凭何吸引大佬们?

同时,马斯克发了一条推特,拿NFT的不可替代特性开启了玩笑,称:“我不知道……这似乎有点可替代”。不久之后,马斯克便更换了头像。

售价百万 朱啸虎、周杰伦都在买 无聊猿NFT凭何吸引大佬们?

在马斯克更换头像不久,知名拍卖行苏富比副总裁Michael Bouhanna在社交媒体上对马斯克喊话,希望他删除所使用的头像图,或者在获得原买家授权后再发布。

那么,这些看起来似乎和我们在网上下载的头像并无两样的NFT图片,究竟是不是智商税呢?

蒋照生对凤凰网《风暴眼》表示:“因为NFT本身也是一种数据,大多数也是靠社区来运营和治理,所以它本身的价值或者价格还是由社区的共识决定,跟我们传统意义上说的价值决定价格还是有很大差别的。”

而对于NFT“非同质化”的质疑,蒋照生指出,从技术上来看NFT肯定是具有非同质化特征的,技术确实能够赋予NFT独特性,例如唯一的标识码、非同质化、可追踪等这样一些特性。但是在实际运作中,它可能会脱离技术特征产生一些人为的不可控因素。

“例如将别人的NFT通过截图、下载等方式用作自己的头像或者私下里进行交易,这其实构成侵权的。但目前行业仍处于初期,相关的法律法规仍不完善,很难从法律上界定NFT的版权和所有权,在目前的监管环境下,现实世界中的法律跟NFT世界中的规则还是有冲突的。”蒋照生表示。

周新健认为,有质疑是正常的。目前整个行业的发展还处于非常早期的阶段, 不只是用户,业内对NFT价值的鉴别也不够成熟。部分NFT项目会有一定泡沫,但也有能够跑出来的项目,他们会吸引大部分的关注和资金。而且目前NFT的泡沫程度远低于当年互联网泡沫。

04、BAT等大厂都在做,数字藏品和NFT有何不同

在国内,NFT则更多的是以“数字藏品”“数字艺术品”的形式出现。

2021年8月初,腾讯上线数字藏品平台“幻核”;2021年6月初,蚂蚁集团上线数字藏品平台“鲸探”;2021年12月17日,京东上线“灵稀”数字藏品交易平台;2022年3月,百度上线“超级链”数字藏品交易平台……

据凤凰网《风暴眼》不完全统计,截至目前,国内已有至少10家互联网企业布局数字藏品平台,包括阿里、腾讯、网易、蚂蚁集团、京东、百度、小红书、B站、字节跳动等。

售价百万 朱啸虎、周杰伦都在买 无聊猿NFT凭何吸引大佬们?

阿里旗下的鲸探数字藏品交易平台

那么,国内的数字藏品、数字艺术品和国外的NFT有何区别呢?蒋照生对凤凰网《风暴眼》表示:“其实数字藏品和NFT在技术上并没有本质的差别,它们都是基于区块链这一项技术的,只不过一个是联盟链一个是公链。”

蒋照生指出,数字藏品和国外的NFT最大的区别在于交易层面。国外的NFT一般建立在以太坊等公链上,可以通过虚拟货币来进行二级市场上的交易,金融属性比较强。而国内的数字藏品基本上都建立在联盟链上,不支持二次交易,一般用于收藏或者转增,金融属性较弱。

蒋照生认为,联盟链上的数字藏品和公链上的NFT各有利弊。联盟链相对来说更加安全,很少发生炒作、洗钱等现象,但属于稍显封闭的“卖方市场”,由平台主导;而公链NFT则更加开放,用户可以自主铸造自己的NFT,并且可以无限制的流通交易,但缺点是容易发生偷盗、洗钱、炒作、非法集资等现象。

而蒋照生和周新健都认为,无论是NFT还是数字藏品,都不是孤立的,而是和元宇宙、Web3紧密联系的。

周新健表示,NFT是元宇宙产业的一部分,是经济进一步数字化(互联网进一步演化)的阶梯,对当前的互联网经济影响可能是革命性的。NFT很难脱离于元宇宙产业、Web3土壤而存在,它们不应仅是一类商品、投资品,作为新技术产业的重要一环,需要与时俱进不断创新。

蒋照生更愿意把NFT看作是未来元宇宙中,多类资产的一个新型的价值载体。他认为,元宇宙中的虚拟地产也好、虚拟物品也好,其实都是能够被做成NFT的。

“目前传统企业来布局,可能会有这样一个情况,先购买NFT来看看它到底是怎样运作的,通过现有的一些NFT来做一些IP商业化的尝试,为之后的元宇宙布局来做一些前瞻性的实践。”蒋照生表示。

凤凰网《风暴眼》了解到,除了李宁、绿地、倍轻松外,目前星巴克、百胜、汉堡王以及现代汽车、上汽荣威等传统消费品牌和传统车企,也都已经开始试水NFT。

但需要注意的是,随着国内NFT市场的持续升温,也有不少乱象也开始出现,对行业规范发展的呼声也越来越高。

4月13日,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中国银行业协会、中国证券业协会联合呼吁会员单位,共同发起关于防范NFT(非同质化通证)相关金融风险的倡议,坚决遏制NFT金融化证券化倾向,从严防范非法金融活动风险。

上海申伦律师事务所夏海龙律师对凤凰网《风暴眼》表示:“NFT在国内发展的最大挑战来自行业发展初期非法暴利的诱惑。NFT很容易实现标准化、等分化等类证券功能,而部分热情用户又一直在助推其流动性。因此,稍有不慎,很容易被用来从事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擅自发行证券、组织传销等违法、犯罪活动。”

财经评论员张雪峰也对凤凰网《风暴眼》表示:“当一个新的概念出现的时候,很容易成为不法分子非法集资,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或者在证券市场上进行炒作的工具,例如区块链、元宇宙、NFT等,于此同时,资本市场上也会出现不少炒作的‘概念股’。”

蒋照生指出,作为个人投资者,如果想购买数字藏品或NFT,一定要先了解基本情况后再投资,不要盲目跟风。而且尽量选择有强背书的、强技术支撑的这样一些平台,避免上当受骗。(凤凰网)

欧易okex交易平台,欧易okex交易所官网,欧易okex官方下载APP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回顶部